Opposite Way.
...And They Have Escaped The Weight Of Darkness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| | - | - | - |
今日




今日睡醒之前做了一个梦,醒来的时候脸颊湿湿的,
只觉得梦很直白,警醒我不论哪方面都要小心行事,
大概在我错到无力回头,身败名裂的时候,我只能像梦中一样,消失.
谁都没有错,错的只是我.
什么都不用说,大概一些事情我已经明白了.也许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造成的.
梦之外,我不然如梦之中,不然便小心行走.

不知道是不是春天来了的原因,有股烦躁一直憋在心里.
来了杭州两年了,这里却依然陌生,但是之前熟悉的武汉,也在日夕模糊.
大概…模糊的不止它,还有我自己.
我以为我想好了之后要怎么办,至少可以船到桥头自然直,
我就要这样度过我的青春了么?我要这样直到30岁?
也许我永远也搞不清楚我想怎样吧,我大概也永远无法满足自己.
胸口这个巨大的洞,大概就是如此的填不满.永远的填不满吧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| 19:49 |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| | - | - | - |









 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http://bloodcat.jugem.jp/trackback/16